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

悲凉与孤寂唯背不动也背不走这里的时光与情分

时间:2017-11-14 19:44/点击: 来源:www.uw3.com.cn

我曾有一个朋友,他是我们同年级4班的团支部书记。至今,我还记得他的名字:朱洪波。皮肤很白,人也斯斯文文的;笑起来,眼睛弯成一条桥,
 
好看极了。而在农村里,这样的貌美书生是不受欢迎的,甚至还会招致一点妒嫉的恶意,何况人家还有市区的户口捏。也不知从何时开始,哪个饶舌的人
 
,非要说我们在交往,还把这事告密到班主任那。
  
  刚开始那会儿,这种成长的小小烦恼一度困扰着我们。而我生性胆小,更害怕母亲知晓这件不“光彩”的事。他却是愤怒了,与那个造谣的男生打架
 
,为此还挂了彩。
  
  有天放学,我们都聚集在学校后门的一块空地上,打羽毛球。他的羽毛球打得可好,几番回合下来,就高处不胜寒了。我束起马尾,走过去,捡起地
 
上的球拍,说:“洪波,我做你的对手吧!”
  悲凉与孤寂唯背不动也背不走这里的时光与情分
  他楞住了,静默了一会,开始发球。
  
  四周一片哗然,哄笑声盖住了我们挥动球拍发出的簌簌声。我们一直打一直打,不相伯仲。渐渐地哄笑声渐消,还会为我们的一两个精彩的球而喝彩
 
  
  之后的午后,我们还经常见面。有时还会打球,但更多的时候是一起讨论学习上的难题,并没有其他的交流。那时的我们还那么小,那么纯洁。周围
 
人看到我们的友好甚至亲密而不再玩笑。
  
  初三那年,他回市区读书。据说,市区户口,可以在中考中加分。忙碌的备考,也使日子过得特别快。大约在县第一次模拟测试后,他的同班同学说
 
:朱洪波出车祸了。有天上晚自习途中,路灯太昏暗,不慎与渣土车相撞。2/3的肺都震碎了。医生的抢救并没能续写他的生命。
  
  听到这个消息时,我起身想即刻登上去市区的大巴车。可是比听到他死亡的消息更无助的是,我并不知道他家在哪个小区。除了手中握着他两个星期
 
前写来,激励我要考上市一中的信件,我一无所有。
  
  可是更多的时候,我是不愿知晓他家的地址,仿佛没有亲眼看到,就心存一点点幻想,幻想他正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甜蜜的活着。
  
  中考报考志愿书上,我决然地填写中专的志向。犹记得,临走时,我年轻的数学老师,我那疼爱我三年的数学老师哭了。她说“梅,你这倔孩子,后
 
面的路会异常辛苦”。可是我现在已经记不清她的脸庞,脑中只有她面部长有一颗很大的美人痣的印象。
  
  不断地成长,不断地告别。每次的别离都会认为后会有期。每次的工作变动,我们都会相约要“常联系”“常聚聚”。
  
  也正如我的老师所言,我后来的奋斗路程艰苦卓绝。依靠自己自考,攻读了安徽大学英语语言文学专业的大专,再到本科。工作也随着学历的提升而
 
变动,从小学跨度到高中的整个学年阶段。
  
  工作的变迁,使得自己驯养成一条瞬间记忆的美人鱼。同一个单位情趣相投的几个同事,几乎时时刻刻腻歪在一起。一起吃饭,一起备课,一起探求
 
教学策略。但调令握在手中的那一刻,多是。

上一篇:仿佛明年的生意因小喜通天报的到来而兴隆了 下一篇:让人对小喜通天报恋恋不忘足是魅力相当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uw3.com.cn/a/chanpinzhongxin/2017/1114/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