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

让人对小喜通天报恋恋不忘足是魅力相当

时间:2017-11-14 19:45/点击: 来源:www.uw3.com.cn

  近来几天,有点闲置。翻看了,学生留下来的一本张爱玲文集。
  
  张爱玲,个人对她并不十分欢喜。文风很美,只是思想都太过于晦涩了;笔下的人物大抵是心理病态的男男女女。这可能与她的个人经历有关吧。
  
  一个出身富裕之家,母亲还是当时的交际名伶,苦心栽培她,希翼她能在上流社会中如鱼得水,可惜一场逼迫鱼儿上树的盲目,使得母女之间有了极
 
深的刻痕,以至于母亲去世前也草草用一封短笺代为还击母亲的抚育。
  
  她的文字却是有毒,荼毒了一代又一代的人。即便书中描绘的故事都是距今久远的民国时期,读来仿若就是身边的一个个的你我他。
  让人对小喜通天报恋恋不忘足是魅力相当
  小说多关于人际关系,关于男女之情。后者更甚,譬如昨日看完的《倾城之恋》。文中的范柳原与白流苏都是看尽人间虚幻像,极尽自私的人,倒成
 
就了一对战时最平凡的夫妻。我想,白流苏是感谢那场战亡成千上万人的战争吧。要不,一年两载后,英国归来的范柳原可否还记起白流苏?保不齐了。
  
  这两人都太过于玩弄恋爱伎俩,以至于范柳原要去英国时,白流苏是窃喜的。她累心于与范柳原这样的心理战术。可是白流苏又是令人钦佩的,能够
 
将一手烂牌打得漂亮,能够仅仅依靠一场交际舞就吧!
  
  第388章默认分章[388]
  
  胖是什么时候来我家?大概,或许是14年的五一节吧?!记得,那时我们去看看老二刚装修的新房。银色的沙发垫上窝着一团肉球,发出“呜呜”的
 
鼾声。头蜷缩在四肢里,无法判断颜值。毛色不太纯正,身子的极大部分是白色,头部连同腿上间夹着灰。
  
  后来才发现它瘸了两只前腿。如果挪动,就得将前腿合力向前跳跃,便增添了几分蠢笨。
  
  临行前,将它装进一个黑底白点的布质窝里,一路车程也不见叫唤,也看不出对旧主人的留恋。只是憨厚窝在那里。又或许动物通灵,知是挣扎也无
 
益。就这样它便和我这个不曾饲养过任何宠物的人,厮混在一起了。
  
  我想过给它取个有典故的名字,让它也别上文艺猫的头衔。终是随了儿子,呼它“小胖”。
  
  2
  
  怎么饲养?我上网翻阅了大量的资料,也没能一一学会。只是照着老二交代,每日更换猫沙,添食喂水。甚为厌烦的倒是,梳理毛发,踢球逗乐!
  
  高考在即,实在也无暇顾及,索性送到乡下,让母亲代为照料,只丢下几袋小包装的猫粮,走了。
  
  那年在乡下度暑假。有天,“小胖”没有从窝里出来觅食,唤了几声也听不见回应。寻到,它正窝在楼上的沙发角,肥肥的身子边似乎还有什么在一
 
蠕动。
  
  “啊呀,妈,小胖生孩子了!”我一脸茫然地杵在那。
  
  慢慢地蹲下来,尽可能地用它的高度看周围世界。它的眼睛很亮,闪着光。
  
  整整一个暑假,我只负责购买猫粮,有时候也会看看是否需要添食加水,心情好的时候也会陪它们玩儿。“小胖”偶尔会主动带着它的三个孩子出现
 
在我的视线,从没有蹲在我脚边,用身体蹭我的腿来撒娇。它好像知晓我的性子,抑或它本是与我性情相投吧?!
  
  后来,它的孩子生病。再后来,医生都知晓我家所有猫的毛色,和长幼。就这样也没能挽留它的另外两个孩子。
  
  巴掌大的,软塌塌的躺在地上。“小胖”用它的舌头舔舐着,从头部到尾巴,“呜呜”声不绝于耳。我抚摸着它的背,“小胖,你的孩子可能去天堂
 
花园游玩了。别难过了,终有天你们会相见!,落到它蓬松的毛发上。

上一篇:悲凉与孤寂唯背不动也背不走这里的时光与情分 下一篇:那个青涩的少女在燃烧的晚霞里安详傲然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uw3.com.cn/a/chanpinzhongxin/2017/1114/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