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

那个青涩的少女在燃烧的晚霞里安详傲然

时间:2017-11-14 19:47/点击: 来源:www.uw3.com.cn

 既然为妾,安守本分亦可。可仗着三分姿色,偏有四两野心,觊觎着正室的位子。要说,这也不算什么。谁没有点儿非分之想呢,这世道?中国还有
 
“中国梦”呐。
  
  老爷也是为难吧。按住了葫芦浮起了瓢。有几年正房特别不上路,正眼儿不瞧老爷。老爷一怒之下,令生源平分秋色。美其名曰引进“竞争机制”。
  
  那几年您就瞧好吧:一中十中的广告满天飞呐,为了争取优质生源,可着劲儿地自我表扬啊。
  
  还别说,真应了那句俗语,“妻不如妾”。此妾果然不同凡响,长袖善舞,高考36计,一一演绎,风生水起。贫瘠之地,愣是侍弄出一个“北大生”
 
,还是“土著居民”。最后,风头儿生生地盖过了正房。那几年一提十中,乡亲们哪个不是大拇指一抻,一脸地惊叹!
  
  可惜,好景不长。再有本事,你也是妾。许是老爷回过神儿了,随便扔来了几双小鞋:先是钱袋子投怀送抱,次之高薪聘请牛人,巩固了正室的根基
 
;后又热烈响应国家大力发展职高教育的政策,于是乎,冷宫里呆了N年的职高顿成“新宠”。真真儿是“屋漏偏逢连夜雨”啊。
  
  作为十中人,明显感到了长官们的焦虑。可怜的十中,夹缝中求生存:前有一中“日不落帝国”挡道,后有职高“新贵”压境,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
 
。尽管如此,还是差点儿被腰斩。几经努力,小命儿虽然保住了,但劫数难逃。可怜的校园,一夜“缩水”。
  
  得宠时,一桥飞架东西;失意时,魂断天桥谁人惜?有时候就觉得,当校长真是不容易,倒不如咱小老百姓逍遥自在。这不,小鞋儿一穿,一夜回到
 
解放前。正室的被窝儿还没暖热呢,就又被赶到了偏房。便觉得命运无常,得宠失宠弹指间。
  
  不过,我总是置身事外的,在十中。
  
  浅淡地来,浅淡地去。所有的风云变幻,人事变迁,与我,隔山隔水地远着。把自己装进“一天四签到”的套子里,寒来暑往一十九载了。
  
  可是,散淡之余,难免不平。一个女子,明明有经天纬地之才,难不成,就非得终身为妾了吗?古时还有个武则天呢。
  
  所以,恩准吧,老爷。您可知,此妾不一般?!她早已“怀胎十月”,您就允她“一朝分娩”吧!
  
  抬望眼,天高灿然;俯仰间,万亩金黄。夏,已结成了秋。曾经是花的,今日都为果了。十月,早已上演了硕果累累;十中呢?
  
  十中呢,老爷?
 
  那个青涩的少女在燃烧的晚霞里安详傲然
  “你是一定要见的!”电话的那端,她一如既往地温暖坚定。
  
  约好,月已半弯。看着她的个性签名悄悄地更为“若灵魂默契,则浓淡相宜。”便觉时光未远,少年啊少年还在。
  
  她是不一样的,与别的女子。初三的那年,当两张课桌在那棵梧桐树下并排,将暮未暮的校园里,初夏的蝉骤然鸣响的那一刻,一张少女的脸,恰如
 
彩霞满天,是何等的傲然安详,俯视众生啊。
  
  果然,她走得最远。只是,却离我越来越近。比如此时,坝头上,席地而坐,随性而谈。那些光阴里的故事,原来一直都在,温暖而伤感。在27年后
 
的此刻,在芳草萋萋的坝头,被流年轻轻地翻晒。
  
  有时候也奇怪,为什么和她,就没有疏离感呢。高考她是落了榜的,却恋了个清华生。后来又生生地把清华生甩了。在那年月,在这小城,3年不出
 
一个清华生呐。考上了清华,是要被县长握手滴。被县长握过的清华生的手,却被她轻轻地松开了。她竟然舍得放下?而那时的她,什么也不是:其貌不
 
扬,高考落榜。
  
  彼时心里就惊叹:怎么就那么游刃有余呢,以她的资质?究竟还要怎样地鲜衣怒马呢,纵她的人生?
  
  我也见证了她后来的爱情:腻着缠着,撒着娇迤逦而来。
  
  我还见证了她后来的事业:研究生导师,会计专业,执教于某重点大学。兼职一个私企会计,顺手牵羊十几万,毛毛雨的啦。同时,古体诗写的也越
 
发地不可收拾。
  
  我在想,人的潜力,究竟有多大呢?丝毫不比她笨的我,自从跟了老董,就安心的相夫教子,再无二心。安暖的日子,最是没有斗志的吧。呵呵
  
  所幸,无论她走多远,都不肯弃我而去。年年的相约,温暖的小聚。而今年,干脆坝头上去吧:芳草萋萋,水波潋滟,有水鸟一掠而过。又暖又香的
 
旧时光,渐次展开……
  
  我只是奇怪,渐次展开的时候,感觉她依然什么也不是,只还是。

上一篇:让人对小喜通天报恋恋不忘足是魅力相当 下一篇:没有了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uw3.com.cn/a/chanpinzhongxin/2017/1114/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