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阳光那么好把幸福过成悲伤让欢乐化为清泪

时间:2017-11-14 19:53/点击: 来源:www.uw3.com.cn

  
  春,就要来了吗?
  
  窗帘微微移开一条小缝,惺忪睡眼看着他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里。西舍没有周末,鸡啼五更的声音从村里传来,遥远又遥远。
  
  有一次,我坚持到子夜,可是,想要腻歪的心思还是落空了,大厨心尖子一样的新车被碰了,老董是主心骨,除了解决纠纷,还要小酒小菜地安慰他
 
那不堪一击的心。
  
  又有一次,我把闹钟特意定到凌晨五点,我有多久没被他抱了呢,我的小心思一直咕咕嘟嘟地冒着气泡儿,可是,4:30,他就悄悄地西舍了。店里的
 
水质不行,他协调杨庄的一家深水井,从此,拉水熬制各种小粥。
  
  落空了的小心思一直闹腾着,中午去西舍吃红烧茄子的时候,我故意等到顾客寥落,然后借着去厨房接热水的光景,磨磨蹭蹭不肯离去。他手里的勺
 
子热气腾腾,目光专注着一根根龙须面,中医院一个病号生日了,嘴的忌讳很多,大厨忙着,他就亲自掌勺了,谁知道第二天病号家属又来了,指定要老
 
董的龙须面。他高兴坏了,哼着小调忙活起来。
  
  终于曲终人散了,终于看见他媳妇儿了。很惊奇的样子,连声问:“吃了吗?再吃点啥吧?天冷,多穿点衣服,回家睡会儿吧。”我哼哼唧唧地表达
 
了小心思,他迅速瞄一下打盹的阿姨,拍拍我的后脑勺,递我一瓶小酸奶,小声说,晚上吧。我俩那个笑呀,好像又回到了恋爱时光。
  
  晚上他提前回来。我说,不做吧,和我一起懒惰吧。跟着你,我想喝小米粥的时候,你盛给我,然后抱抱我,我就很知足了。他说,咋能说撤就撤呢
 
,如果可以,还想连锁呢,再说浩工地上有活儿,一个人忙不过来。我无以应对,起身去厨房烧了热水,递给他。然后,我一门心思抱紧他,他瘦了,胡
 
子也拉碴了。
  
  闺蜜说:没有人会永远简单地生活。我想,也许有呢。
  
  比如,安小暖。
  
  我喜欢被照顾,不过,分人。
  
  比如这次,她车子里玫瑰精油的香,一如既往地微醺了我。
  
  夜如此冰凉,冬如此强硬,小室里的曲子,并不着急地拨动着我。
  
  换鞋,冲洗,松挽发髻;野生的猕猴桃呈上时,是必然去了皮的,叉子精致着动人;当然,还有小茶,小零食,紫成细碎忧伤的勿忘我,故事一般地
 
静默着。
  
  而那曲子,正好是降央卓玛,正好是那一天,正好是藏语。
  
  万事具备,不欠东风,那就沦陷吧。
  
  我喜欢她沦陷的样子:赤脚,抱枕;发髻松散着零乱,尾部微微的卷曲,忘记了张扬;眼神迷离到足够诱惑,小城故事一般的嗓音,算是小室里的另
 
外一支曲子了。
  
  她的风情,有一万种吧。如果能够,为什么不呢?
  
  有一搭没一搭地,松散慵懒,没边没沿儿。我负责聊天,她负责迷人。不断续上的茶,捧在手心里,被她轻轻撕开的小零食,如此温暖地递到了手里
 
。薰衣草的香,轻轻地袭人。
  
  曲子,小茶,漫山遍野的她。疗愈我这个千疮百孔的冬天,足够了吧。
  
  因名字里有了清字,便自然留意一些词,比如清欢,清寂,当然了,还有清泪。
  
  周日的阳光,明晃晃得近乎勾人,枯黄的小草大有复苏的欲望,灰雀也格外地不安生,一只石榴立于枝头,冷冷清清地喧哗着心事。
  
  岁月静好,容我慢慢地流泪吧。未曾完成的悲伤,在安宁的时光里,能够静静地流淌,不也是另外一种幸福吗?
  
  有时候觉得,光阴就是一个硕大无比的玻璃瓶,所有的幸福和悲伤,都在里面。我只是担心,万一忍不住号啕了,它会不会被撑破而碎了一地?碎了
 
一地满地打滚的幸福该是多么狼狈啊,一身的玻璃渣子会让它血迹斑斑吗?那么多的幸福会不会死去?那么多的光阴是不是就浪费了?
  
  浪费?多么触目惊心的一个词啊。回首看看我的日子,我的浪费须以万吨计吗?
  
  喜欢那些短的沉默,长的无意义;喜欢捧着一个紫砂,漫无边际着;喜欢拨浪鼓由远而近,再由近及远;还有那辆老牛车,不知从哪里来,又去向何
 
方……喜欢仰望一个人,看他如何的搏杀。
  
  是的,我浪费着自己,虚度着美好。可是,如果,如果我愿意呢?
  
  就像此时,阳光那么好,我却宁愿把幸福过成悲伤,让欢乐化为清泪……

上一篇:热气腾腾伤过不妨碍它在我记忆里的温暖 下一篇:没有了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uw3.com.cn/a/xinwenzixun/2017/1114/1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