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营销活动 >

今生今世的十指相扣才是一场最深的遇见

时间:2017-11-14 19:51/点击: 来源:www.uw3.com.cn

  小马扎,黑色槐,老来俏的秀琴姨。马路值班赐予我的,够多了。
  
  特别是这次,怎么就这么美呢。槐花铺地,落英缤纷,素朴细碎。还没来得及灼热的日光,扒拉开老槐树的叶子,惊慌失措的目光,深情了一地。
  
  我对落英,有着缤纷的欲望。农林里的法桐,踩上去,沙沙的响,像生生不息的念想。而这落槐,绵软淡黄,兀自静着,不理会人,也不被人理会。
 
车来车往,鸣笛喇叭,一街筒市声,不动声色的落槐,多么好。
  
  66岁的秀琴姨今日着了亮绿的连衣裙,挽着盘扣儿,有着精致的美。门口的三棵老黑槐,苍劲盎然,她经营的烟酒店,活色生香。她说这辈子没别的
 
喜好,就爱穿金戴银,满足了才觉得自己是个女人。老公性子软,那就自己来挣。曾经的生意好得紧,好多单位搬到了大西关,还开着车来这儿拿东西,
 
就图个老交情。
  
  她的耳坠硕大,腕上的镯子咄咄逼人,可是,我竟不觉俗,倒觉得她热气腾腾的生活,正好配得上这醒目张狂的镯子。
  
  此刻,亮绿的她坐在苍绿的黑槐下,是老街的景致。
  
  而我,在街角,和落槐,和光阴,安静又安宁,也有一种无人理会的美吧。
  
  写于老东街黑槐树下
  
  早上一睁眼,不逼着他说“我爱你”了,因为他不轻易就犯了。
  
  不就范就不就犯吧,总不能真的枪决了吧?顶多也就拿手指一比划。而中指的根部,是老年斑。触目惊心?并不,白发都丛生了,懒得矫情。
  
  我知道那个内在小孩才十七岁,蹲在父亲的床头,双手抱腿,头趴在膝盖上,她不敢抬头,于她而言,父亲是个巨大的恐惧。可是,拒绝长大又能怎
 
样呢?老年斑依然从容不迫地踱过
  
  来。闺蜜端起那杯小咖时,迤迤地清水芙蓉。岁月未曾饶过我的手,我亦未曾饶过岁月的头,如是而已。
  
  世人都爱貌美如花,有几人贪恋你额头的褶皱?那又怎样?累了,不倒饬了。七月的太阳暴跳如雷,赛车穿梭其中。遮阳伞?连帽子都是多余。
  
  夜晚庭院里的月光是安稳的。我也终是。
  
  梦里的我和80岁的自己,彼此遇见:发白了,齿落了,老年斑一片连着一片,脑后的发髻稀松如丸,脚上的老北京布鞋上绣着
  
  旧光阴。可是,小老太干净随性,瘪着嘴巴笑,目光柔软,内心慈悲。
  
  余生里,我和我的老年斑,不紧不慢;也和我的岁月,和解到互不伤害。
  
 
  
  总能遇见有意思的人。
  
  比如那个灰头土脸的男人,骑着同样灰头土脸的踏板车,可是,他的双膝合拢,向左松散弯曲,双脚掌侧立,嘴里哼着小调,舒服得要死的样子,赛
 
过了法拉利的小主。路边开至荼靡的蔷薇,被他毫不留意地嫌弃了。
  
  还有北环路上闲散而走的老头子,80岁的老模样,脸上的褶子一抓两大把了吧?并且褶子也不肯闲着,棕褐色的老年斑蜿蜒深进。可是,毫不妨碍他
 
的快乐,一个黑色的匣子别在腰间,佝偻着背,《梦中想着你》的爱情舞曲放到震天响,全然不顾俩街舞小伙的酷毙帅呆。想想真是一个为老不尊的老头
 
子,比他年轻二十的老哥们儿,唱戏机里也早已换上《苏三起解》了吧?可是,我喜欢这样的为老不尊,一颗鲜活蓬勃的心里,流淌着清泉般的想入非非
 
  
  我不想按部就班地老去,如果可能的话,也苍老,也天真,也美好。
  
  所以,如意园里那个独自拉丁舞的老女人,是多么地令我蠢蠢欲动啊。火红的拉丁裙,初夏的风里要多招摇,有多招摇。小手臂裸露的皮肤,又白又
 
瘦,从容地松弛着,毫不自知的样子。不遮掩的白发,晨风里少女般飞扬。而那些更青春的女子,一副饱满的样子,混杂在大妈广场舞里,什么意思呀?
 
(此处有白眼三吨)
  
  忽然怀念三亚了。椰林,海浪,安宁的沙滩,还有小饭馆四围的槟郎果,我竟敢没采摘。青山蒙翠,鸟声如洗,啜着椰子汁,闲散三两人。生命如此
 
荒废,才叫不辜负吧。
  
  如此想着,不觉已到家门。回头一看,陪我绕小城一周的人,也半脸褶子了。
  
  也许,吧?除了珍惜,我无能为力。

上一篇:人生找不到一个形容词可以承受得起 下一篇:一道风景以告慰母亲那个年代里不切实际的幻想 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uw3.com.cn/a/yingxiaohuodong/2017/1114/7.html